首页
登录 | 注册

拒绝计算式的思维作文1000字

当你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午后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,对着自己的苹果手机大喊一句“Siri,我饿了!”手机屏幕上立即闪出一连串小吃店,下一秒哪怕手机砸到脸上,你依然感觉如此幸福满足。诚然,人工智能变得越来越人性化,计算机越来越像“人”,给我们的生活增色不少,总有幸福感爆棚的错觉。可现今,越来越多的人变得更像“计算机”。

计算机的思考是没有温度的。它也很无奈,面对一连串“二进制”“八进制”的代码它必须按部就班,兢兢业业地呈现出最高效率和利益最大化的成果以讨人欢心。而人类的思考,总是带有人性深处最原始的情感,或许是责任感,亦可能是良知。在历史长河中正是人类偏感性的思维铸就了璀璨的文明。“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”,是《诗三百》;“不得通其道,故述往事,思来者”,是成一家之言的司马迁;三哭以舒心中抑郁愤懑,是建安七子的阮籍;“君知妾有妇夫,赠妾双明珠”,是忠心于国的高尚之士张籍;在欧洲从《荷马史诗》到《独立宣言》,这些充满正义和充沛情感中都夹杂着理性的思辨,是人类独有的文明瑰宝;这是机械的,单调重复的计算机式的思维所不能望其项背的。

人如果像计算机一样思考,是悲哀而又恐怖的。苹果公司总裁库克说:“我不担心人工智能会让计算机像人类一样思考,我更担心人类像计算机一样思考,失去了价值观和同情心,罔顾后果。”当人的心中只有利益最大化的欲望不断膨胀,一味追求高效而置之后果于不顾,就出现了日益惨遭蹂躏的环境,就出现了黑心奶粉和瘦肉精,人类的道德底线一次又一次被挑战,因麻木冷漠而导致道德缺失,最终人把人逼上绝路:几千万婴儿天生畸形;人们面临家园的毁灭;在如同机器般暗无天日的环境中工作的富士康员工选择跳楼等等;失去了人性和同情心,人可以比计算机更残酷;人像计算机一样思考就像给思想带上了枷锁,只顾重复着固定模式。最擅长于此项工作的非希特勒莫属,他让所有纳粹分子像保养完好的螺丝钉自愿地工作,互不干扰,各自安好,无条件服从,以至于他的下属阿道夫·艾克曼在法庭上喊冤:“我只是送犹太人上了火车!”他认为他没有责任,即便他知道这列火车是开往奥斯维辛集中营。

这些都是人像计算机思考的后果,被利益蒙蔽了良心和双眼,乐于被操纵,被奴役,被“人”输入指令然后安于执行,而后者像极了鲁迅先生笔下所说的“暂时坐稳了奴隶”的对象。而这些一味执行、不思反抗最终酿成了悲剧,因为人失去了价值观,失去了同情心,失去了反抗的能力。

帕斯卡曾经说过:“人是一棵有思想的芦苇。”人既高贵又渺小,人因思想而高贵,人之所以历经沧海桑田的演变而最终立足于地球,与人类拥有特有的创造性思维与原始的感情分离不开。陈寅格先生所言的“独立之人格,自由之思想”是人类文明长寿而多元的重要原因。我们的思维带有良知,我们的思考推己及人,所以我们创造了计算机,而不是计算机创造了我们。

因此我们不担心计算机像人类一样思考,但若人类像计算机一样思考,就值得全人类反思,是全人类的悲哀。

拒绝计算机式思维,是人类的自我救赎,也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开端!

声明: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如有侵权请联系

相关文章

  • 2016年,原本平白无奇的一天.早上挣扎着起了床,发现家中灯已亮(我一般是家中第一个起的,此时不应有亮灯).妈妈在客厅中见我起了,用微颤的声音说道:“枣枣,你太爷爷去世了.我们今晚就赶回南昌.”那天好像天气大好,但在我印象中却是阴霾笼罩. ...
  • 小桥流水,瓦檐低垂,凌河而居,轻舟荡漾.端的一幅江南好光. 走在乌镇古镇,人便仿若置身于旧时的江南水乡.脚下是青石板,两旁是木制的民居,一串儿过去大多是两层的楼连绵一片,偶有楼间间隙,几米远的距离铺着石板,尽头靠着水边,几能联想到旧时附近几 ...
  • 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.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.辞旧迎新的扫除中,憧憬新年的采购时,人人笑意盎然,喜气洋洋.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.”褪去染灰的衣服,换上了红的皮囊.夜幕渐近,朱粉的颜料染了半边天似的,天公挥起毛笔,一不小心— ...
  • 老一辈人说,他们的年代,是思想和实践战争的时代:父辈们说,他们这一代是吃苦,白手起家的一代:同辈人说,我们是泡在蜜糖罐里长大的孩子,也是面对全新挑战不可以退缩的孩子. 不同的年代,造就着不同的人儿.不同的生活习惯,不同的价值观念,不同的人生 ...
  • 随着新年钟声的响起,大年三十的夜晚格外热闹,屋外天空中爆出一朵朵五颜六色的“花朵”和噼里啪啦的鞭炮声.小孩子们一人拿几束滴滴金玩的不亦乐乎,烟花声响彻整个夜晚. 新年的第一天,伴随着闹钟“滴滴”的响声,被一晚上烟花声吵着没睡着的我无奈的伸着 ...
  • 在我的家里,有一对神仙眷侣——可谓是上天入地,能文能武,技艺超群.在别的老爷爷拄着拐杖,打着麻将时,别的老太太磕着瓜子,跳着广场舞时,他们却在书法盒厨艺上刻苦钻研,将这两项技能点满!没错,他们就是——我的姥姥和姥爷! “诗酒趁年华”之诗.说 ...

联系管理员 wenkujun-a@yahoo.com
13q0.033s 湘ICP备1600592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