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登录 | 注册

第一次玩滑翔伞作文1000字

你体验过像鸟儿一样在空中飞翔的感觉吗?自由自在,俯瞰大地。这个五一假期,我们一家人到林州林虑山滑翔基地体验滑翔伞,这个滑翔伞基地可是亚洲最大、最专业的。到了基地,正好看见一个滑翔伞从山上飞起,我既期待又兴奋,恨不得一下飞到山上去,催着爸爸妈妈赶紧办好手续,坐着教练的车沿着弯曲的山路上山,一路上尽揽太行山大峡谷的美景,山峰层叠,绿树成荫,可我却没有心思欣赏,心里不断念叨着:“快点,快点!”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车程,我们终于上到山顶,我迫不及待地下车,就朝出发点跑去,教练却笑着叫住我说:“别着急,现在风大,你体重太轻,要等风小了才能飞”。

我失望地回到休息室等待,一个小时过去了,两个小时过去了,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老天爷却丝毫不给面子,风似乎越刮越大。我忍不住给在山下等待的妈妈打电话抱怨,妈妈安慰我说:“耐心等待一下吧,说不定一会儿风就小了。”我只得怏怏地继续等待,转眼又两个小时过去了,与爸爸的游戏、聊天也不能安抚我焦急的心情,这时妈妈发来信息说:“宝贝,好东西都是值得等待的,希望你能再耐心地等一会儿。”我只得按捺下焦急的心情,在山上来回踱步,等待的时间可真是漫长啊,感觉好像等了一个世纪似的!这时,传来教练的声音:“可以飞了!”我激动地飞奔过去,教练却安排一个叔叔起飞了,我由于体重原因,还要等待。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,眼泪差点夺眶而出!我无精打采地坐着继续等待,不知过了多久,耳边传来教练“天使般”的声音:“小姑娘,风小了,你可以飞了。”我腾地一下站起来,开心得要蹦起来,将近7个小时的等待,终于轮到我了!

落日的余晖中,我穿好滑翔服,教练带着我连续助跑,然后“呼”地一下,我双脚离地,飞起来了!我们平稳升空,夕阳在我身后放射出灿烂的晚霞,似乎在冲我微笑。风儿开始在我耳边呼啸,我低头向下看,脚下的房子模模糊糊,地上的人也看不清楚。教练带着我继续上升,不一会儿,教练说:“现在高度在2000米以上了,你害怕吗?”我兴奋地回答:“不怕!”,我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,只想飞得更高些。呼呼的风吹着我的脸有些生疼,可我丝毫不在意,左看右看,惬意地享受飞翔的感觉。从高空看,绿树覆盖的山脉连绵不断,间或露出一些岩石层,平时仰望的山峰此时都匍匐在我的脚下,真有些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感觉,心胸似乎都开阔起来。真希望此刻天空中有一只雄鹰,我要与它一比高低!

飞了一会儿,教练说:“我们来点刺激的动作吧,”我也正觉得平稳得有些无趣,便连声说“好”,教练用力拉一只手的牵引绳,我们立刻倾斜起来,达到了65度的角度,在空中快速旋转起来,真刺激!连转2圈,我还意犹未尽。后来听妈妈说,她在下面看到我们在天上旋转摇摆,吓坏了,以为是被大风吹得要出危险了。我心想,那怎么可能呢,教练经验丰富,一定会保护好我的。又飞了一会儿,教练说,我们要开始下降了,我心想:“我还没飞够呢。”教练调整好方向,向降落地点飞去,慢慢地,房子清晰了,人也可以辨认了,我看见妈妈笑着边使劲朝我挥舞双手边向我跑来。我们精准落地,妈妈的问题像连珠炮一样发来:“害怕了吗?”“好玩吗?”“冷不冷啊?”,我都不知道回答哪一个了,看来妈妈比我还紧张啊。

我的滑翔伞首秀就这样结束了,真是一次难忘的体验,经历了近7个小时的等待,换来了20分钟的空中飞翔,要问我值吗,我会告诉你,值!因为我不仅体验了难得的“飞翔”的感觉,还锻炼了自己的耐心,明白了有时候想要得到是需要付出很大的耐心的,也很庆幸自己几次想要放弃的时候又坚持了下来,这也是我的一次成长!滑翔伞,我还会再来的!

声明: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如有侵权请联系

相关文章

  • 2016年,原本平白无奇的一天.早上挣扎着起了床,发现家中灯已亮(我一般是家中第一个起的,此时不应有亮灯).妈妈在客厅中见我起了,用微颤的声音说道:“枣枣,你太爷爷去世了.我们今晚就赶回南昌.”那天好像天气大好,但在我印象中却是阴霾笼罩. ...
  • 随着新年钟声的响起,大年三十的夜晚格外热闹,屋外天空中爆出一朵朵五颜六色的“花朵”和噼里啪啦的鞭炮声.小孩子们一人拿几束滴滴金玩的不亦乐乎,烟花声响彻整个夜晚. 新年的第一天,伴随着闹钟“滴滴”的响声,被一晚上烟花声吵着没睡着的我无奈的伸着 ...
  • 今年,由于身体的伤势,我第一次在北京过年.没想到这样一个充满摩登气息的大城市,“五环之大,已经容不下一只鞭炮了”.虽说“保护环境,人人有责”,但离开鞭炮的春节不免少了很多年味儿.春节期间许多北漂族纷纷离开北京,地铁里.公园里.马路上一改往昔 ...
  • 小桥流水,瓦檐低垂,凌河而居,轻舟荡漾.端的一幅江南好光. 走在乌镇古镇,人便仿若置身于旧时的江南水乡.脚下是青石板,两旁是木制的民居,一串儿过去大多是两层的楼连绵一片,偶有楼间间隙,几米远的距离铺着石板,尽头靠着水边,几能联想到旧时附近几 ...
  • 最近和朋友聊天说到去寺庙烧香的问题,朋友有些不以为然,她向来对鬼神之说不当回事.而我前些年是十分相信的,以至于每到天黑之后都不敢单独待着,这两年和她接触久了之后我的胆子似乎也变大了些,虽然已经并不十分认同奶奶他们那个年代的东西,但也并没有像 ...
  • 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.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.辞旧迎新的扫除中,憧憬新年的采购时,人人笑意盎然,喜气洋洋.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.”褪去染灰的衣服,换上了红的皮囊.夜幕渐近,朱粉的颜料染了半边天似的,天公挥起毛笔,一不小心— ...

联系管理员 wenkujun-a@yahoo.com
13q0.028s 湘ICP备16005923号